更优的选择

Better is the best

面向十亿中国消费者的独立测评平台,为消费者挑选出真正优质的商品,让消费者切实提升生活品质和幸福感。

OKOer,优恪,那些品质生活追求者的共同标签。爱生活,爱家人,我们爱你所爱!


独立、权威与公信力,是我们的立身之本,以此为基石,通过数字化传播,致力于打造责任消费的生态体系。

优恪 出品人

罗昌平
媒体报道查看更多

澎湃新闻:再不创业就老了

澎湃新闻


罗昌平2001年出道的时候,刚刚21岁,中国的调查报道正风起云涌。13年过去,他最终选择在第15个记者节,正式作别新闻调查行列。移动互联网将成为他新“栖息之地”。


2014年11月7日,他对澎湃新闻说:“我赶上了报刊最后一个黄金十年,当然也就错过了门户的上升期,现在是移动互联网的大风口,能不能赶上不好说,但可以试试。” 


30年前,环境污染、食品安全、消费者权益保护等问题也曾困扰着德国人。其时,柏林的一名记者创立了主打消费品检测的德语杂志《ÖKO-TEST》,深受德国人欢迎。受此启发,罗昌平准备将这一测评体系引入中国。 


按照罗昌平的描述,他的新项目正筹备组建一支资讯运营团队,以移动终端切入,打造一个责任消费的生态体系。罗承诺,将匿名随机采购消费品,不接受任何企业邀请,并且所有检测全都在海外独立完成。 


在过去10年,罗昌平这个名字始终和中国的腐败官员“挂钩”。他所做的反腐调查报道主角包括过去十年的政坛出局者以及与这些出局者勾连的诸多商界人物。 


2012年12月6日,时为《财经》杂志副主编的罗昌平通过微博,向中央纪委实名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称其涉嫌学历造假、有作风问题以及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 


2013年5月12日,这场发酵5个多月的公开实名举报有了结果。那天上午,罗昌平正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课,微博正在传播一则令他“不敢相信”的新华社消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3年11月26日,罗昌平被免去《财经》杂志副主编职务,调往同为“联办”下属的财经研究院任职。当晚,罗昌平正在参加网易2013英雄盛典,并获得传媒领域英雄大奖。 


从实名举报到刘铁男落马,罗昌平说,这期间最大的困难是心理上的,其实看“戏”的人很多,真正关心的不多,大家的时间都被社交媒体撕碎了。 


“这是一段下坡路,我用一整年的时间完成,同时,已从中欧EMBA课程毕业,决定开始另一段事业。”罗昌平说。 


在决定转型之前,他筹备资金,带领一支摄影团队走访湘鄂豫辽粤渝,行程万里,历时数周,还原一名湘籍女子的传奇军旅。这是他第一次以微纪录片的方式进行新闻调查,完全颠覆了过去的文字报道。“算是告别吧!不能发表也没关系,只有我自己清楚有多爱这份职业。”罗昌平说。 


在11月8日记者节这一天,罗昌平发出团队招募令。他在团队招募令中说,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对话罗昌平: 


“做调查报道,觉得很来劲,但其实改变不了什么” 


澎湃新闻:从《财经》杂志离职之后,你的工作内容从新闻转到了学术,并在凤凰视频开了一档《罗昌平对话》的节目,能谈一谈这方面的进展吗? 


罗昌平:我已经从工作8年的财讯传媒离职,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一段。过去一年,我大多数时间在运作微信公众号(iNews-),兼做一些反腐题材的研究。现在正式筹建一个移动互联网项目,自己担任CEO。新闻与学术仍是我关注的领域,但更多的精力可能放在新公司的运营上。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离开了财经研究院?《罗昌平对话》的节目还会继续? 


罗昌平:我是7月4日正式提出辞职的,8年前的这一天进的财经杂志。老板多发了两个月工资,我可以很从容地骑驴找马。 


《罗昌平对话》会继续,大概每月两期,保持这样一个节奏。罗昌平微信公众号也会继续,这是一个很好的发行渠道。不过,接下来风格会有调整,更趋丰富。 


澎湃新闻:节目风格会有哪些变化呢?会和现在的创业项目结合? 


罗昌平:和创业项目的重合度不高,主要是想拓宽政治、法治、社会之外的其他题材,比如热门的创业、移动互联网等。其实,之前专访吴敬琏、张卓元、王利芬等,已经在尝试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没去成熟的互联网企业,而选择创业? 


罗昌平:2005年以来,我的前同事们先后投身互联网,应该说,那是最好的时机。但我一直守着调查报道,想做到极致,用够空间。我当年一些实习生现在都成了网络巨头中的部门负责人,“90后”也起来了。因为实名举报这事,其实可选择的机会不多。我跟几家网站都谈过,自己不太想再坐在火山口,想做些不一样的东西。 


“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发起人邓飞说过一句话,我们是从一名“破坏者”向建设者转型。原来做调查报道,觉得很来劲,但其实改变不了什么。如果往下沉,做一些更实用的东西,也许意义更大。 


澎湃新闻:你说的“火山口”是指? 


罗昌平:火山口,就是新雷区,就是G点,我跟不少机构谈过,职务也不低,但职责之一包括对接并处理监管关系。这不是我的强项,给再多的钱都觉得没意思。 


2004年,我在新浪开了一个博客,名字叫“中纪委编外新闻官”,那时主要的工作是做高官罪案调查,披露那些大案重案。十年之后,中纪委几乎每个案件都及时通报了,所以,我原来的那种职能被削弱。 


澎湃新闻:现在“老虎”不到一定级别,媒体都顾不过来了。 


罗昌平:是的,但是这其实存在一个数据库的缺失。当时《财经》杂志的要求是,必须对每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建档,给历史一个交代。后来人研究这段历史,总得要有素材。 


现在的媒体平台与传播渠道很发达,但没有起到这方面的功能。我们的后代50年后来看今天,会发现大多是空白,不可能让他们在微博微信中检索还原一件事情吧?也许到那一天,微博微信早就没有了。 


澎湃新闻:“ÖKO-TEST”是个什么样的契机?是什么最终促使你选择了这样一个项目? 


罗昌平:“ÖKO-TEST”是一份德语杂志,主打消费品监测,“ÖKO”为绿色、生态的意思,就是做绿色生态测试。 


这半年我谈了很多项目,靠谱的并不多,一是项目本身的商业模式与可行性,二是与我个人喜好和形象。 


澎湃新闻:现在有哪些合伙人?你说,未来几年,不需要考虑融资,是出于哪些考量? 


罗昌平:我们的投资很充裕,既有做测试平台的业界大佬,也有资本市场的专业投资。 


这是一个高门槛的行业,光是检测费用每年预算在百万美元以上,通关、存储、测试等投入都不小。我们做的是一个慢数据,时间积累越久越值钱。所以,投资人对团队的首要要求,就是把公信力与影响力做出来。 


“传统媒体转型,很可能需要牺牲一代新闻人” 


澎湃新闻:移动互联网浪潮下,你认为传统媒体的危机和机遇在哪? 


罗昌平:所谓传统媒体,一定是相对的,报刊相对于广电,纸媒相对于门户,门户相对于社交媒体等。 


传统媒体转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两者基因不同,很可能需要牺牲一代新闻人,以此完成升级换代。 


澎湃新闻:有人说陈彤从新浪离职,是门户时代的终结,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罗昌平:老沉完成了两次转型,一是从论坛到门户的开创,二是从门户到微博。这已经很不错了。他离开肯定更好,原有模式没有太大的周旋余地。 


澎湃新闻: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几乎不生产任何内容,你觉得现在还是“内容为王”的时代吗? 


罗昌平:不要过于沉溺于“内容为王”的表述。内容很重要,但话语权被摊薄了。比如,原来高官贪腐的事情,我所在的《财经》杂志可以垄断一半,但现在不同了,不是其他媒体跟你竞争,而是所有线人与旁观者都可以参与竞争,直接抢在你前面发出来,虽然是碎片,但在网络大平台可以合成一张拼图。比你写得更详细,也更精彩。 


澎湃新闻:你觉得以微信公众号为代表的自媒体发展前景怎么样? 


罗昌平:我并不看好自媒体的商业前景,另外原创内容也接续不上。自媒体的本质之一,就是严肃的内容反而不受欢迎。跟自媒体相比,我更看好“自商业”,就是本来有商业资源,通过这样的一个渠道来推广,赢利前景很好。


对我而言,我拥有自媒体,原创的内容已经可以顺利播出去。再加上这个公司平台,做事的空间非常大。当然,我现在是公司CEO,要对投资人和团队负责,我会对我的自媒体主题进行适度的调整。 


澎湃新闻:有些公众号其实是一个商业团队在经营,很难说是一个自媒体? 


罗昌平:如果是商业团队运作,那就不是自媒体了。而且,类似的公司其实存在巨大的风险,锤子手机CEO罗永浩前段反思了他的行为,认为个人影响力与公司发展产生了冲突,粉丝经济不可能代表一切,而只是一种商业形态之一。 


对于新闻调查职业前景,“我仍然持谨慎乐观态度”。 


澎湃新闻:你心中有传媒偶像这一说法吗? 


罗昌平:没有,在中国,那么多偶像都在不断崩塌。如果要说,就是报道水门事件的两名调查记者。 


澎湃新闻:你对新闻调查行业的前景乐观么? 


罗昌平:十年前,一稿成名的机会还不少,一篇报道会带来很大的职业荣誉以及多重激励,但现在很难了。行业的门槛高了,生活压力也在加大,如果你只是做普通的“掏粪”,完全没有意义了,你需要做其他社交媒体代替不了的东西。 


对于前景,我仍然持谨慎乐观态度。就像股市,如果大家都认为跌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担心的?这时候更是抄底建仓的好机会。 


澎湃新闻:在记者节这个特别的时候,有什么话对仍在路上的调查记者想说? 


罗昌平:世界变化这么快,不妨让自己慢下来。如果爱这一行,就发挥到极致。只要用心做了,一定会有回报。 


澎湃新闻:很多新闻系毕业生忧愁出路,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罗昌平:现在比我们当年艰难多了,光是买房这一条就会改变很多人的选择。我对职业的选择基于两条,一是自己喜欢的,不计成本;二是高回报的,可能并不喜欢。如果两者能结合,自然最好。我倾向于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这样更容易成功,半路出家损耗太大。 



吴耀谦
2014-11-08
Copyright ©2015-2016 OKOer Inc. All Rights Reserved.